Too many days have gone without notice

花火大会后的喧嚣与夜晚的凉意,融合丝丝入扣的爵士和女伶歌声,真是绝妙的混剪。

浪漫的事

晚饭前明酱邀请我说,"今晚要不要去横滨?"

我有点心动,“去横滨做什么?"

"去坐摩天轮啊,在未来港的海边一边喝啤酒一边晃腿啊……“

”等我十分钟!"两人一拍即合。

晚上八点,从地铁口出来,扑面而来的是晚风,鳞次栉比的大楼和流光溢彩的摩天轮,这里是未来港。

明酱说,啊,不知怎么觉得这里有点像釜山。在釜山每天都可以看海。

我嘻嘻哈哈地说,你这是homesick了吧! 不要不承认。

往前走,一艘游轮在霓虹灯里闪烁着。被高耸的明亮建筑包围的海港。周围也尽是奢华的高档餐厅,男男女女在夜里举杯的剪影也闪烁着。

“啊,其实这里有点...

蜘蛛男孩

昨天在地铁上遇见一个男孩。

他坐在我对面,斜背着挎包,眼睛圆圆,一副憨笨的高中生模样。

可我的眼睛却被他的手吸引住了。

手上停留着一只蜘蛛,大概是沿着窗子往下爬的时候正好被他发现了。

男孩任着这只蜘蛛在自己的手背上慢悠悠地爬行着,同时牢牢地盯着蜘蛛爬行的轨迹。当蜘蛛往上快爬进袖口时会不时翻转手臂纠正它的轨迹。

大概是害怕蜘蛛被人误伤,于是起了帮助它的恻隐之心?

我不禁想起了一件高中时代的轶事。是高二的夏日傍晚,闷热的教室透不过气来,满头大汗的学生们还闷在教室里安静地奋战作业,班主任悠悠地坐在讲台上值班。突然“啪”的一声吸引了大家注意,原来是班主任起身打蚊子。正当大家又再度低下头继续...

恋爱世纪

天色暗下来。

对面的公寓闪着橘黄色的昏暗灯光,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拿着钥匙,身后跟着另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子。

大家背着书包,开门后一起爬上楼梯,消失了踪影。

是周五的合宿吗? 我愉快地想起了I''S里的情节——一大群中学生为了讨论学园祭去有钱人的大小姐合宿,而喜欢的人正好也在其中是一件很美妙的事。就好像在每天必须乖乖穿校服的中学时代,把某个人想象成和自己穿情侣装而暗自窃喜,那种隐藏式的却又暗涌着喷薄而出的无所顾忌的喜欢。

晚饭前继续刷着《悠长假期》。

失恋后的濑名和安慰他的南姐姐一起坐在马路边,双脚高低晃荡着,晚风习习。

南说,「空は青いし、広いし、濑名君はいい人だし。」...

台风过境

昨晚台风从日本东海岸登陆之前,收到了老师发来的关好门窗的短讯。

窗外不知几时黑下来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雨。

当我向窗那边看的时候,雨势已经很大,窗外的树被台风吹得左摇右晃。

而远处建筑的灯火,还有呼啸而过的电车闪烁的夜灯,也在雨里模糊地明灭着,仿佛是沉入海底的船只残骸,奇迹般地重新亮了起来。

一阵阵的雨点打在铝框玻璃窗上,强劲的台风将窗户摇得呼呼作响。

我趴在窗户边上看着楼下的景物,熟悉又陌生。偶尔还会出现几个晚归的行人,撑着伞飞奔着,骑自行车的人也是铆足了劲在雨夜里疾驰而过。

电车里的乘客并不多,一眼瞥见的都是身着西装的上班族,手提包放在腿上,两手安安静静地护着交叉放在包前,...

Too many days have gone by without notice.


© 四叠半魔王 | Powered by LOFTER